小语、绘理香!」呢喃似的日语传入耳中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1
  • 来源:人人做人人在草线免费观_超能碰人人人日日日_人人人插人人射

  小语、绘理香!」呢喃似的日语传入耳中,不用猜也可以知道是谁在唤她们。

  「妈妈!」渡边绘里香笑意盈盈地扑进妇人的怀里,高高兴兴地撒着娇。

  「乖。」渡边夫人摸了摸继女的头,然後一脸慈祥地看向自己另一个女儿,「小语,和服真的很适合你。」她气质柔和,穿上和服就犹如一个大和美女一样,教人目不转睛。

  而事实上,大厅里已经有无数双的眼睛逗留在莫解语身上,舍不得挪开自己的目光以及视线,生怕这麽一眨眼,就会失去她的芳踪。

  「妈。」乖巧地唤了声,莫解语没有表露出太多的热切。

  虽然渡边夫人已经尽力去弥补以往亏欠自己的,而且渡边夫人的努力以及用心,她也都看在眼里,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再多的弥补也无法教她心底的那个伤痊癒。

  渡边夫人的目光黯了黯,但很快又亮起来,「小语,来,妈妈给你介绍几个朋友,绘理香也一起来。」

  伸手牵过莫解语的手,渡边夫人一手一个美人,往几个妆扮高贵的夫人走去。

  来来往往地见了无数人,渡边夫人打的是什麽主意,莫解语知而不言,这麽努力地给她介绍众多的贵妇以及青年才俊,无非就想让她嫁过来日本定居而已。

  见了几个所谓的青年才俊後,她以到洗手间为由悄然地离开,渡边大宅她已经来过几次,所以她清楚这个时候在什麽地方会没有人打扰。

  蓦地,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她的去向,她擡起头来,望向自己名义上的哥哥……渡边信彦。

  「信彦,你不是在忙?」对於他,莫解语并没有任何的排斥感,却也没有像对渡边绘理香的那种喜爱,只好扬起一抹浅浅淡淡的笑,轻声以日文问着。

  曾经有一段时间迷上日本的动漫以及日剧,为此她特意跑去学了日语,甚至大学时也选择副修日文,所以如果不仔细听,不会听得出来她跟一般日本女孩相比,有些不一样的怪怪腔调。

  「你想去哪里?」渡边信彦淡淡地问,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。

  「我不习惯这样的气氛,想到後院休息一会。」面对这个认真严肃的男人,她不认为自己可以撒谎骗得了他,所以照实说出。

  闻言,他皱起一对好看的剑眉,似乎有些不悦。

  渡边信彦其实长得挺帅气的,浓眉大眼、鼻梁高挺、唇瓣偏薄,继承自他父亲渡边雄一郎的严肃霸气,并没有减少半分他的吸引力,相反地,这样上位者的气质教不少女性对他前仆後继,只可惜,他不是莫解语喜欢的类型。

  「你应该要习惯的。」好半晌後,他说了一句教莫解语完全摸不着头绪的话来。

  莫解语眨了眨眼,心想她只是渡边家名义上的女儿而已,这样的场合,其实她并不需要出席,这次也只是因为推辞不了渡边绘理香的热情邀请,才勉强答应出席罢了,既然不需要经常出席这样的场合,又怎麽需要习惯?

  但她不会跟他为了这个争执,所以她还是浅笑着,「这里人有些多,我想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。」她没有说谎,这人来人往的宴会厅真的让她感到有些气闷。

猜你喜欢

人家说传统就是要唠唠叨叨,她完全照本宣科地去骚扰唯一的爱女

人家说传统就是要唠唠叨叨,她完全照本宣科地去骚扰唯一的爱女,三不五时打个长途电话向她报备镇上的琐碎事,催着她要相亲结婚,不赞成恋爱结婚。其实两母女很相像,都是美女,海咪咪和女儿

2020-04-21

很少有女人能穿出红色的艳昧,她做到了

很少有女人能穿出红色的艳昧,她做到了,半倚在自己爱车的后车盖,火漾星眸闪着猫似慵懒.一手拉扯着他的领带。一手取下他怕熟人撞见戴上的帽子,兜在食指转圈圈,状似勾引。她是女人,集智

2020-04-21

中国人说兄弟如手足,你们要手足相残

中国人说兄弟如手足,你们要手足相残,拖着我一个妇道人家干什么。”她慢条斯理地说。“天呀!你听听她说的是哪话,撇得多清呀!你算是哪门子的妇道人家,拿两把刀要人往手背上砍。”于仲谋

2020-04-21

少胡说,你只是脚受伤了,而且有我这部万能轮椅还不满足

少胡说,你只是脚受伤了,而且有我这部万能轮椅还不满足。”祈上寒轻轻的把她放在自己的隔壁坐下。“有翅膀的老鹰,会希罕用脚走路?如果照你的说法,植物人不是更幸福。”她尽量不要和他太

2020-04-21

那日去了日本是想乘机耍弄平野正次

那日去了日本是想乘机耍弄平野正次,谁晓得他们太信任方向白痴的伊恩,结果绕错了路,恰好成了“目击证人”。由于距离太远,染白了头发的维丝娜急忙掏枪,子弹的力道不够,只能将对方子弹射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