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线很好吃,也很暖胃,一大碗的面线她几乎吃得一乾二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4
  • 来源:人人做人人在草线免费观_超能碰人人人日日日_人人人插人人射

  面线很好吃,也很暖胃,一大碗的面线她几乎吃得一乾二净,分量远超过平日的食量。

  田紫阳满足地搁下筷子,却发现平日侃侃而谈的男人,今晚却一语不发、沉默寡言得很,她狐疑地看向他,看到了他脸上的阴霾,「你怎麽了?」

  「难道你觉得那些该死的工作,会比你的健康来得重要?」唐奇浩忍下满腔即将失控的怒火,逼自己冷静的跟她谈这件事,可是还是忍不住语带讽刺。

  只要一想到,如果今晚她不是在他的店里昏过去,而是在哪个不知名又没有人可以发现她的地方,他的心便无法控制地感到一阵慌乱,完全不敢想像她会怎麽样。

  田紫阳困惑地皱起眉,「这是我的工作、我的责任。」从她接掌总经理一职後,她就全心全意地工作着,不曾有半次因病而延误工作,即将是发着高烧,她也只是吊完点滴後又继续工作。

  她是这样走过来的,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有什麽问题、有什麽不对的地方,可他却表现得好像她做了什麽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。

  「去他的工作!去他的责任!你人都已经快撑不住了,还管什麽工作不工作、责任不责任的?公司少了你一个不会马上倒闭,但你倒下了,谁来撑着你?」他气得口不择言。

  田紫阳一怔,的确,唐奇浩说得很对,公司少了她一个不会马上就有什麽问题,但她如果倒下了,却不会有任何人会可怜她,或者是为她担忧。

  她脸上的迟疑以及困惑,让唐奇浩不禁一阵心疼。

  她成长的经过,他都调查得一清二楚,那个名为她生父的男人,不但不曾给予过半分亲情,相反的,还一次次地将不该由她去解决的难题扔给她,让她经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,将她一次又一次的推到众人指责的目光之下。

  她的性格之所以会如此的冷淡与漠然,全都是拜那个男人所赐。

  唐奇浩过於直白的话,就彷佛在田紫阳的脸上狠狠地掴了一记似的。

  那感觉,有些难堪,也有些狼狈。

  人人都以为她是田家的公主、被人捧在掌心上的名贵珍珠,但他们都错了,虽然她名为田家大小姐,但无人知道,其实她并非田震仁的亲生女儿,田震仁不育的秘密,被收藏、掩饰得很好,除了几个近亲,就只有她这个父不详、母不明的孤儿知道。

  为什麽尚在襁褓之中就被抱进田家的她,竟会知道自己不是田家名正言顺的公主?这全都是因为田震仁一直藉这个理由,要她为田氏、为田家全心全意地卖命。

猜你喜欢

人家说传统就是要唠唠叨叨,她完全照本宣科地去骚扰唯一的爱女

人家说传统就是要唠唠叨叨,她完全照本宣科地去骚扰唯一的爱女,三不五时打个长途电话向她报备镇上的琐碎事,催着她要相亲结婚,不赞成恋爱结婚。其实两母女很相像,都是美女,海咪咪和女儿

2020-04-21

很少有女人能穿出红色的艳昧,她做到了

很少有女人能穿出红色的艳昧,她做到了,半倚在自己爱车的后车盖,火漾星眸闪着猫似慵懒.一手拉扯着他的领带。一手取下他怕熟人撞见戴上的帽子,兜在食指转圈圈,状似勾引。她是女人,集智

2020-04-21

中国人说兄弟如手足,你们要手足相残

中国人说兄弟如手足,你们要手足相残,拖着我一个妇道人家干什么。”她慢条斯理地说。“天呀!你听听她说的是哪话,撇得多清呀!你算是哪门子的妇道人家,拿两把刀要人往手背上砍。”于仲谋

2020-04-21

少胡说,你只是脚受伤了,而且有我这部万能轮椅还不满足

少胡说,你只是脚受伤了,而且有我这部万能轮椅还不满足。”祈上寒轻轻的把她放在自己的隔壁坐下。“有翅膀的老鹰,会希罕用脚走路?如果照你的说法,植物人不是更幸福。”她尽量不要和他太

2020-04-21

那日去了日本是想乘机耍弄平野正次

那日去了日本是想乘机耍弄平野正次,谁晓得他们太信任方向白痴的伊恩,结果绕错了路,恰好成了“目击证人”。由于距离太远,染白了头发的维丝娜急忙掏枪,子弹的力道不够,只能将对方子弹射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