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别说,美艳大美人的身上,只围着一条粉色的大毛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1
  • 来源:人人做人人在草线免费观_超能碰人人人日日日_人人人插人人射

  更别说,美艳大美人的身上,只围着一条粉色的大毛巾,底下一丝不挂……莫解语此刻十分庆幸自己并不是男人,否则就要上演一场扑倒大美人的戏码,然后让室友笑翻。

  「我准备了早餐,妳衣服穿一穿后就出来吃吧。」莫解语指了指房里的衣柜,那里头有着几套文清穗放置在这里的换洗衣服。

  「我不能这样出去吃吗?妳这里又没有男人。」文清穗嘟起不点而朱的丰唇,撒娇地问。

  噢老天,这真的是……

  一阵心跳加速,莫解语只手摀住热辣辣的鼻尖,早知道就找杨凤儿来叫文清穗,省得自己现在只觉得两管鼻血快要冲鼻而出。

  「我说文大美人,妳愿意放过解语姊了吗?妳没瞧见她已经快不行了吗?」彷佛天籁般的嗓音,来自因为等太久便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杨凤儿口中:「真是的,妳少发一阵骚不可以吗?」

  「杨凤儿小妹妹,今天早上没有刷牙吗?妳嘴巴很臭,知不知道?」居然敢说她「发骚」。

  「不要叫我小妹妹,妳这只狐狸精!」被踩中痛脚的杨凤儿,努力地挺高胸膛,让自己有只有一米五五的娇小身高看起来较有「分量」。

  只可惜,即使她看起来比较高,但那张稚嫩的娃娃脸,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高中生,十分符合文清穗口中的小妹妹角色。

  敢叫她狐狸精?真是活腻了!

  「小妹妹。」文清穗瞇起眼,故意再喊。

  「狐狸精!」杨凤儿不甘示弱地跟上。

  「小……」

  真的是听不下去了,「喂,妳们两个,有够像幼儿园小朋友的。」莫解语用力分开两个越活越回去的女人。

  「小表姊,她叫人家狐狸精!」

  「解语姊,她叫人家小妹妹!」

  两个指控分别轰上当和事佬的莫解语耳中,轰得她差一点就想收手不做,任她们两个吵到天昏地暗算了。

  「小穗,妳的浴巾掉了。」就在这时,原本围在文清穗身上的大浴巾,冷不防掉了下去,露出底下妖娆动人的女性胴体。

  那曲线妙曼,骨肉娉婷的女体,还是叫莫解语与杨凤儿看得一脸地赞叹。

  被看光了的文清穗没有半点的尴尬别扭,径自弯下身,捡起浴巾,重新将它包回身上,阻隔那羡慕得快要流口水的目光。

  「好了,为了我快饿扁的肚子,我先放过妳好了,杨小妹妹。」轻拍了拍杨凤儿白嫩嫩的小脸蛋,文清穗露出一个很可恶的笑,语气嚣张地关上门板,穿衣服去。

  杨凤儿两道羡慕的目光,马上变成杀人的死光,隔着门板投向门后的女人,「狐狸精!」她隔着门板再骂。

  「好了好了,凤儿,妳等一下是不是要跟小穗一起回工作室?」莫解语无奈地先挪开杨凤儿的注意力,省得里头那个耐不住被骂的人再还以颜色,两人又要隔着门板开战起来。

  「对啦。」杨凤儿像是忆起什么似的,猛地又开始敲起文清穗的房门来,「狐狸精,妳家的『褓姆』又来了,说今天要送我们上班。」

猜你喜欢

人家说传统就是要唠唠叨叨,她完全照本宣科地去骚扰唯一的爱女

人家说传统就是要唠唠叨叨,她完全照本宣科地去骚扰唯一的爱女,三不五时打个长途电话向她报备镇上的琐碎事,催着她要相亲结婚,不赞成恋爱结婚。其实两母女很相像,都是美女,海咪咪和女儿

2020-04-21

很少有女人能穿出红色的艳昧,她做到了

很少有女人能穿出红色的艳昧,她做到了,半倚在自己爱车的后车盖,火漾星眸闪着猫似慵懒.一手拉扯着他的领带。一手取下他怕熟人撞见戴上的帽子,兜在食指转圈圈,状似勾引。她是女人,集智

2020-04-21

中国人说兄弟如手足,你们要手足相残

中国人说兄弟如手足,你们要手足相残,拖着我一个妇道人家干什么。”她慢条斯理地说。“天呀!你听听她说的是哪话,撇得多清呀!你算是哪门子的妇道人家,拿两把刀要人往手背上砍。”于仲谋

2020-04-21

少胡说,你只是脚受伤了,而且有我这部万能轮椅还不满足

少胡说,你只是脚受伤了,而且有我这部万能轮椅还不满足。”祈上寒轻轻的把她放在自己的隔壁坐下。“有翅膀的老鹰,会希罕用脚走路?如果照你的说法,植物人不是更幸福。”她尽量不要和他太

2020-04-21

那日去了日本是想乘机耍弄平野正次

那日去了日本是想乘机耍弄平野正次,谁晓得他们太信任方向白痴的伊恩,结果绕错了路,恰好成了“目击证人”。由于距离太远,染白了头发的维丝娜急忙掏枪,子弹的力道不够,只能将对方子弹射

2020-04-21